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 

Henrik Vibskov

「測量雲的男人」是藝術家Jan Fabre的雕塑作品,Vibkov在去年夏天於日本金澤市旅行時看到這件作品,受到這個如此詩意的意象;去測量一件你所不能測量的東西;顯示了人們成為數字囚犯之後的悲哀。

在我們的文化中,總是想為每件事尋找一個解釋,或是合理的邏輯,我們沉迷於數字,我們測量一切;想要分析一切,去比較、去分類…人們越來越依賴數字,透過數據去衡量所有事情。我們測量自己的尺寸、身高、距離、時間、智力、受歡迎程度… 甚至連感覺也是。我們想要停下腳步,重新思考這種對數字的狂熱,去了解身旁正在發生的事情。而我們的行為又如何去影響他人,環境有了甚麼樣的改變? 我們, 又有了甚麼樣的改變?

 

這次的系列透過各種方式去闡述這次的主旨,像是布料上的小人印花對著周遭進行著測量工作,而在針織品上的巨大的花樣像是從不同的測量系統出來的產物,襯底下雜亂無章的筆劃,延長的前片設計及分岔袖口到襯衫上的量尺刺繡,我們甚至將先前系列的服飾再拿出來重新縫製、拼裝,將所有被測量好的數字

與數據重新組合。